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分类:职场官场 最新章节: 第5章你可以滚蛋了 更新:2019-09-16 00:11:15

作者:秦汤汤
编辑:长青诗
点评: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情节预览

“你没有说什么!”顾凌擎冷声说道。  白雅这就放心了。  她觉得这里不能久呆了,站起来,对着顾凌擎恭敬的颔首,“多谢首长昨日的收留,我先回去了。”  “把化妆品带走。”顾凌擎命令道。  “不用了。”  “特意为你买的,你以为你不要,谁还能要?”顾凌擎口气冷了几分。  白雅有些害怕这样的他,拎起礼品袋,“钱我回去后再打给你,麻烦你给个账号。”  “有钱了,到军区来还我就行了。”他在纸上飞快的写下手机号码,递给白雅,“来了后,打我电话。”  “哦。”白雅恭敬的接过。  顾凌擎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拨打电话出去,吩咐道:“送顾小姐出去。”  *  今天是她休息。  回去后,她把礼品袋放在了茶几上,换了衣服,去精神病院看望自己的母亲白冰。  白冰自从被离婚后,就患有了精神类疾病,五年前在苏桀然的帮助下获得了医治,情况好转。  她三年前被绑架,被强J的事情让白冰崩溃,出现伤人的情况,被强制性的送进了精神病院,以至于现在都没有出过病房。  白雅怀着愧疚之前走进病房。  白冰安静的坐在窗口,愣愣的发呆,眼神很空洞。  白雅拿起梳子,走过去,帮她梳头。  白冰回头看向白雅,问道:“我女儿什么时候来看我啊?”  白雅眼眸一沉,帮她扎好了头发,坐在了她的对面,轻柔的说道:“妈,我是白雅。”  白冰顿了顿,打量着白雅,又看向她的身后,眼中恐慌,“桀然呢,他怎么没有来,你们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白雅扬起苦涩的嘴角,眼中的氤氲加深。  当初白冰精神崩溃,以死相逼,让她一定要嫁给苏桀然,她理不清自己的情绪之下,嫁给了苏桀然。  如果妈妈那个时候清醒着,不被自己的回忆折磨着,还会这么逼她吗?  “我们没有问题,他对我很好,对了妈,我马上会成为副主任了。”白雅微笑着说道。  “那他怎么不过来看我,你让他明天就来看我,必须的。”白冰霸道道,眼神之中都是不相信。  “他明天要上班。”白雅解释着。  白冰一巴掌甩在了白雅的脸上,吼道:“你下次来的时候带上他,否则不要来见我了,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白雅脸上**辣的疼,望着眸色腥红的白冰。  如果妈妈没有得暴力型精神病,不会这么对她的,对吧?  “好。我知道了。”白雅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水雾。  “滚,你现在就给我滚,否则我杀了你。”白冰狰狞道。  白雅站了起来,轻柔道:“妈,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滚。”  白雅转身,从精神病院走出去,回头,看了一眼白冰的房间。  她记得高三那边,她成绩很好,但是家里很穷。  白冰跪在闹市区的地上乞讨。  不管是炎炎夏天,还是寒冬腊月,跪了整整一年,得到了她上大学的学费。  她知道,她的妈妈是爱她的。  只是,人都不想生病,生病的时候,精神混乱,却又无能为力。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妈妈担心,影响病情。  去菜市场买了菜,去苏桀然那里。  别墅门的密码还是19920316,她的生日,密码没有改。  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她领着菜走进去,房间中冷冷清清,厨房里面的垃圾桶里安安静静,显然这个男人不经常回来吃饭。  她打开冰箱,里面放满了酒,还有……冈本。  白雅的眼眸一沉。  心,瞬间,落入了深不见底的冰湖。  寒气侵入,凉到大脑。  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她今天来不是查房,不是叙旧,而是让他帮忙的。  白雅把多余的食材放进冰箱里,走进厨房。  从橱柜里找出了曾经放进去的围裙。  围好,洗菜,切菜,烧菜,炖菜。  一切就绪。  她想把他的家里打扫一遍。  却发现……除了客厅,厨房,卫生间,其他房门都紧锁着,包括他们曾经的新房。  而她还没有钥匙。  白雅扯了扯嘴角,拿起座机,给苏桀然打电话过去。  三声。  苏桀然接了。  “喂。我是白雅。”  苏桀然勾起嘴角,嘲讽道:“你在我家,捉奸去的?”  她听得出他的阴阳怪气。  习惯了。  “不是,我今天休假,给你准备了晚饭。”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是谁允许你这么做的?”苏桀然的声音陡然变冷。  “呵。”白雅轻笑一声,“我允许我这么做的。”  她直接挂上了电话。  眉头拧了起来,眼中闪过烦躁。  她有求于他,应该忍着一点的。  “咔。”电子门打开了。  白雅看向玄关处。  苏桀然走进来,魅眸紧锁着她,里面闪烁着流光溢彩,邪魅的勾起嘴角,“你不会是过来道歉的吧?不想离婚?”  她并没有觉得做错了什么。  “苏桀然,我同意离婚,但是,我有条件。”白雅不想再坚持了。  只要他一个月陪她见一次白冰。  她愿意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苏桀然眼中掠过一道锋锐,愤怒燃烧了眼眸,死死的盯着她,“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吗?”  白雅沉静的看着他,知道,他说出来的话肯定不好听。  苏桀然上下比划着她,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围着围裙,穿着拖鞋,不修边幅的欧巴桑。你配的上我吗?跟我离婚还要跟我谈条件,你是哪里来的自信。”  白雅冷然的看向苏桀然,“如果我昭告天下,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你的仕途一定会被影响的吧。”  “那个孩子不是我的,我是不可能在她们的肚子里留下我的种,你想多了。”苏桀然自负道。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我跟你离婚,你以后想怎么玩都不会有问题,我只需要你一个月陪我去见一次我妈。”白雅理智的谈判道。  苏桀然嗤笑一声,“一个月见一次,你怎么想得到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以退为进,对我没有用。”  “条件我已经开了,想通了给我打电话。”白雅懒的辩驳,拎起沙发的包,朝着门口走去。“我和你老公在香格里拉1108号房间,做我们都喜欢做的事情,白雅,你为什么不离婚呢?你就那么贱吗!你留不住他的身体,也留不住他的心。”  白雅站在1108号房间门口,淡漠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  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那一抹暗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开门声响起。  苏桀然搂着美艳妖娆的助理出来。  他看到白雅,微微一顿,勾起邪肆的嘴角,“又来捉奸啊?干嘛不进去,外面多热,站着不累吗?”  白雅淡漠的看向他,“怕打扰了你们的雅兴,害你看到我不举,我就罪过了。不过,你病好了吗?”  苏桀然听着她的诅咒,眼中掠过一道愠色,“白雅,当初不洁的是你,何必这么阴阳怪气。”  白雅笑了。  笑的,眼泪快要流出来。  三年前,他的前女朋友绑架了她。  她在逃跑途中被一个陌生的蒙面男人破了身。  她看着他的车子在她不远处停了下来。  他和车上那个女人颠鸾倒凤。  而那女的,就是绑架她的女人。  她看着车子的震动,心如刀割。  就连身后每一次撞击的疼痛都能被比下去。  她不知道那天怎么过来的,只是想到,心还发疼着。  “如果让你听着不舒服了,那真不好意思,阴阳怪气习惯了。”白雅慵懒的抬起了下巴。  苏桀然的眼神冷了下来,“你到底来干嘛的?别告诉我是故意来让我不痛快的。”  “恐怕被你说中了,你的预感一向很准。”白雅淡然的扬起笑容。  “你给我滚。”苏桀然不客气的说道。  白雅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苏桀然。  苏桀然没有接过,谨慎的问道:“这是什么?””  “她,”白雅瞟向苏桀然的助理。  “我怎么了?”助理搂住苏桀然的手臂。  她听说白雅虽然是苏太太,但是一点都不受宠。  今天看来,简直是被苏桀然厌恶至极。  所以她有恃无恐。  白雅挥了挥手中的资料,“你是苏城有名的脏秘,苏城里百分之八十的富商跟你睡过,其中有一位,上个月被检查出有艾滋。”  助理震惊的脸色苍白。  白雅睨向苏桀然,“你们有用套吧?如果没有,我有认识的医生,要不要介绍给你。”  苏桀然拿过白雅手中的资料,眯起眼睛,迸射出一道凶光,把资料甩在了白雅的脸上,“你总是能让人感到不快。”  白雅笔直的站着。  纸砸在脸上,比想象中的疼。  她嗤笑一声,“你知道的,我就指望着你不快度过余生。”  “那我得做点让你更不快的事情才能让我愉快起来了,今天不回去,不用等我。”苏桀然生气道。  他转过身,大步朝着电梯走去。  白雅淡漠的站着,面无表情。  那句不用等他,她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今晚,他会在别的女人那里过夜,染上别的女人的味道。  她失身后,他一直没有碰过她。  在他眼里,她比不过一个脏秘。  水雾渐渐的弥漫上了清冷的眼眸。  不是她不说,不哭,就表示不痛。  苏桀然的助理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白雅防不胜防,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上。  “你真卑鄙,你破坏了我,觉得能得到他的心?”助理紧握着拳头火道。  “那渣男的心,我压根就不要。”白雅反手一巴掌甩到了助理的脸上,“我不是你们能欺负的。”  “那你为什么不离婚?”助理吼道。  “你还没有这个权利知道,明天这份资料就会在网上曝光,好自为之。”白雅冷漠的说道,走出了酒店。  夜已深  她拢了拢衣服,走在没有人烟的马路上。  月光拉长了她的身影。  有些孤寂,有些落寞。  回到家,只会让她的心更不舒服。  她去医院值班室睡觉。  刚到办公室,打开了灯。  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士兵面色凝重的跑过来,着急的问道:“你是值班的妇产科医生?”  白雅感染了他的紧张气氛,“怎么了?您有什么事吗?”  “附近有一个孕妇被挟持,现在羊水已经破了,情况非常危急,需要立马急救。请你跟我走一趟。”士兵紧急的说道。  羊水破了,对孕妇和胎儿来说非常危险。  白雅来不及细想,“我收拾好急救箱跟你去,给我五分钟时间。”  不一会  她就跟着士兵到了医院附近的花园小区。  楼道上,站着十几个面色凝重的军人。  他们按兵不动,训练有素,等着上级的指示。  白雅被领进了案发房间801房间的对面,802房间。  一眼,她就看到了正在指挥中的男人。  他拥有刚毅的脸型,凌厉的眼神。  深刻的五官,如同雕刻师手中完美的艺术品。  英姿飒爽,惊为天人。  让她好奇的是,那些认真倾听的人中居然还有肩膀上两杠三星的上校。  那他的身份,岂不是将军?  男人犀利的眼神扫过来,杀气腾腾。  白雅一怔,被威慑到,低下头。  他笔直的向她走过来,高大的身影形成的黑影笼罩着她,形成压迫之势。  她想起那天晚上的陌生男人,也有着这般强壮的体魄。  所以,她的挣扎没有半点用。  “抬起头。”顾凌擎命令道。  他如鹰一般锋锐的眼神凝视她清秀的脸蛋,紧抿的嘴唇,不怒而威。  白雅迫于他的压力,抬头看他。  他一脸冷酷,眼神犀利,叫人胆寒。  她第一次看到这种就算不说话,就让人肃然起敬的男人。  “我是医生,不是罪犯。”白雅开口道。  顾凌擎讳莫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光,凌厉的对着手下命令道:“让她走,换一个进来。”  白雅不解,“为什么我不行?”  “里面面对的是三个贩毒头目,他们杀人不眨眼,你敢吗?”顾凌擎凛然的问道。。  “为什么不敢?”白雅反问。  顾凌擎冷眸一紧,握住她的下巴,靠近,“想清楚再回答我,进去九死一生,不是儿戏,不是演习。”  他的气息全部落在她的嘴唇上,很是魄人。  白雅是个倔牛。  别人越是看不起她,她越要做到。  “怕死就不到这儿来了。”她正面回道,直直的锁着顾凌擎,临危不惧。  顾凌擎拧眉,深邃的看着她。  他的眼眸太过漆黑,她清晰的看得到他眼中倒影出的她……

热门

  • 当大神遇到小白

    简介: 当大神遇到小白残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当大神遇到小白》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是残书的原创作品。 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简介 某白被宿舍死党拉进网游世界,却成了网游界的一朵奇葩。 升级打怪是神马?某白表示没兴趣!她只爱看花采草捡石头,顺带答答系统

    残书05-18 连载中

  • 总裁大人太生猛

    简介: 主人公叫安以卿冷修桀的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叫《总裁大人太生猛》,本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的作家是陈年老姜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电梯被陌生男生强吻,最可怕的是陌生男生摇身一变竟然是婚礼三年未见的契约老公?安以卿本来以为这个只是一场无关情感的交易,却不成想男生竟然化身饿狼紧追不放。“冷修桀你究竟想干什么!”冷修桀煞有其事的道:“你。”“你特么就是有病!”安以卿气急。“对啊我有病,就是有病才会这个么喜欢你。”有人说:“你这个样纵容她,迟早有一天她会骑到你头上。”冷修桀笑得别有深意,“如果她想,那么我乐意给她只是她才刚刚伸出手,沙发上的人就突然睁开了眼,犀利冷冽的目光锁定在她的身上,眼底是尚未消散的警惕。。

    陈年老姜08-09 已完结

  • 通缉令:惹上恶魔少爷

    简介: 通缉令:惹上恶魔少爷舞璃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通缉令:惹上恶魔少爷》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是舞璃萱的原创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作品。 黑夜的羁绊中,一身黑色衬衣,令少年散发出令人甘愿俯首称臣的王者风范,冷漠如霜的脸上流露出说不出的高雅,而少年的

    舞璃萱05-14 连载中

  • 盛夏之吻:都是情书惹的祸

    简介: 盛夏之吻:都是情书惹的祸叶希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盛夏之吻:都是情书惹的祸》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是叶希维的原创作品。 时时彩后三组六倍投方案简介 夏静茵常常告介自己不要做好事,一做好事就会出坏事。只是一时好心帮朋友递封情信罢了,却被误会成是她跟他告

    叶希维04-17 连载中